习近平同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穆罕默德、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举行会谈

来源:92生活网   编辑:赵颖   浏览:16111 次   发布时间:2019-02-17 09:27:01   打印本文

“好嘞,客官这里请。”伙计接过了斗篷客的马缰绳,哈腰躬身单手做了个请的手势,随后接着说道:光是这些血液还无法满足它的口腹之欲,在舔尽之后它仍不满足,开始伸出巨大的熊掌,直接击碎冰块,露出姜遇的真容来。几乎在每一波的争执之中,又总有着一些闲来无事的围观之人,或者是推波助澜,生怕天下不乱;或者是幸灾乐祸,自得其乐;或者是左哄右劝,希望息事宁人;或者是沉默不语,暗地里却在不断散播着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。

“住宿。”斗篷客翻身下马,沙哑着嗓子说道。“大……大……大哥,你……你说啥就是啥,小……小的听大哥的……”五花大绑的粗壮汉子像是早已被抽得晕头转向了一般,两眼慌里慌张的,哆哆嗦嗦说话之中,显得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。

  “返乡儿童”现象观察:育儿压力不该由家庭独担

  本报记者程士华、关桂峰
  大城市“居不易”、都市里的工作太繁忙、住房太紧张……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以及部分省会城市,一些年轻父母选择将学龄前的孩子送回老家,由老人抚养。
  与备受公众关注的农村留守儿童相似,都市“返乡儿童”也有着相同的苦恼:学龄前的成长过程缺乏亲情陪伴、家庭教育的支持。
  社会应该加大对这一群体的关注和政策支持DD不论父母是否在,爱都不能缺席;在社会层面,应当探索建立健全科学的育儿社会支持体系,减轻家庭育儿的压力。

对孩子有愧疚,对父母有歉意

 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特别是在一线城市,生活的压力更大。杨先生是在北京工作的白领。春节后,由于夫妻两人都要开始上班了,他不得不把两岁的儿子送回了距离北京300多公里的老家DD河北省行唐县。
  爷爷奶奶年纪也不小了,把孩子交给他们抚养,既有对孩子的愧疚,更有对父母的歉意。“的确很无奈,我们也考虑了很久,才做出这个选择。”杨先生说,家里只是个小两居,请保姆白天来家里照顾,我们下了班保姆就回去了。他和妻子身心俱疲的状态维持了大约一年,两口子都觉得撑不下去了。
  将父母接到北京帮助照顾孩子?杨先生夫妻俩也考虑过这个办法,但是一来房子小,父母勉强住下来,5口人比较拥挤,二来父母生活不习惯,很难适应北京的生活。
  记者在北京、上海采访多名“返乡儿童”家长发现,这些家庭的住房大多是两居室,面积从40平方米至90平方米。如果父母双方来一个的话,育儿时难以支撑;如果父母双方都来,就是5口人挤在一起,特别拥挤。
  还有的父母,受困于一线城市保姆、幼托机构收费过高,不得不将孩子送回老家。在深圳一家民企工作的丁先生把1岁多的女儿送回四川老家。“不是不想带孩子,是付不起保姆钱。一个保姆一个月要8000元,而且只管白天。”丁先生说,夫妻俩月收入近3万元,但是去掉房贷以及保姆费用,也没剩多少钱了。“还不如把孩子送回老家,我们把给保姆的钱寄给父母。”
  《北京市托幼服务问题和对策研究》一文显示,从北京市居民需求来看,有64.1%的家庭希望孩子“在3岁之前接受早期教育”,34.9%的家庭希望孩子能上“幼儿园亲子班”,21.2%的家庭希望能在“离家近、有资质的幼儿看护点”,20%的家庭希望能提供“社区公共早教”,14%的家庭希望去“比较出名的早教中心和机构”。

祖辈抚养不能完全代替父辈

  记者调查发现,孩子“返乡”之后,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精神状态DD
  有的孩子因为隔代抚养的溺爱,养成了难以纠正的不良习惯。北京市民刘先生说,孩子长期在老家待着,目前已经3岁多,还要大人喂饭。孩子要啥老人就给买啥,稍不如意,孩子就满地打滚等,让两口子很头疼。
  有的孩子因为缺少父母陪伴变得更害羞、不自信。北京市民卢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她告诉记者,相比于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,由祖辈抚养的另一个孩子性格相对自卑、内向一些。比如带孩子上街,碰到一个同事打个招呼,他都要躲在自己身后;有陌生人来家里,也要藏起来。孩子在表达自己观点看法的时候,也相对不自信。
  在北京工作的秦女士说,老家空气好,北京秋冬季太干燥,尤其是空气污染重的雾霾天气,孩子不适应,所以每到秋冬季,她都会把孩子送回广西老家。“老家有表弟、堂姐可以一起玩,让孩子多体验小城市的生活。”秦女士说,自己的母亲也要在老家照看姐姐的孩子,于是就把女儿放在外婆家。和表姐一起玩、一起长大,女儿很开心。
  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中心主任康丽颖表示,在祖辈的大家庭中长大,能为孩子提供愉快、宽松的成长环境。同时,便于孩子增强对情感感知、规则意识的建立、社会关系的认知等。
  “返乡儿童”群体,在一些比较大的省会城市也很常见。例如,安徽省合肥市的程女士下了很大的决心,把5岁的儿子送回了河南省郸城县的农村老家,上小学前才接回合肥。程女士的丈夫每年有7个月时间在出差,自己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,根本忙不过来。
  “孩子年纪越小,每日每时的陪伴所形成的心灵抚养愈发重要。”成长教育师兰海说,年轻父母尤其要注意的是,一般来说,0至6岁这一阶段,父母的抚养几乎可以铸就儿童的心理特征、人格特征、人际交往模式。这种微妙的差距,使得祖辈实际上并不能完全代替父辈。

建立社会育儿支持体系

  专家认为,在抚养孩子过程中,父母可以不在场,但父母之爱绝不能缺席。都市“返乡儿童”的背后,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个体所承受的巨大的育儿压力,要减轻这种压力,需要从政府、市场、家庭等多方发力,共同建立科学合理的育儿社会支持体系。
  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中心主任康丽颖指出,孩子由父母带大是最好的,如果父母没时间,选择送祖辈扶养,一定要考虑祖辈是否有育儿能力。建议父母要和祖辈一起制定规划,参与到孩子扶养当中,多和孩子沟通,包括面对面和视频。父母不要因为工作忙,就把对孩子的教育、抚养完全交给祖辈。
  北京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,每天晚上到家后,夫妻俩都要通过视频和儿子说说话,一般每个月都开车回老家一次,和儿子一起过周末。
 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、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黄家亮认为,都市“返乡儿童”问题的背后,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个体所承受的巨大的育儿压力,要减轻这种压力,需要从家庭、市场、政府等多方面综合发力,共同建立科学合理的社会育儿支持体系。
  据北京市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段婷婷介绍,近年北京市人口出现波段性生育高峰,流动人口快速增长,3~6岁入园学额紧张,不少公立幼儿园取消了托班或亲子班,托幼服务资源愈加匮乏。再加上,托幼机构服务质量参差不齐,部分机构收费较高,能同时提供托幼照料和教育服务的机构少,难以满足家庭,尤其是双职工家庭的托幼需求。
  黄家亮建议,在政府层面,鼓励幼儿园或其他社会力量开设幼儿日托服务,加大财政扶持力度,逐步构建0~3岁育儿支持服务体系;在市场层面,鼓励规范以小饭桌形式托管幼儿模式的发展;在社区、家庭层面,可以探索建立同小区多户低龄儿童家庭互助组织,或者借鉴日本等国家在婚姻法等方面对全职家庭主妇的保护,让女性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回归家庭,而无须考虑经济、社保等方面的压力。
 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,这一问题变得更具紧迫性。一些受访家长反映,近年来二孩放开了,但自己根本不敢生。“有朋友生了二孩,把70平方米的房子隔成四居室,客厅才6平方米,特别促狭压抑,”一名受访家长说。
  目前,世界各国越来越重视托幼服务发展,把托幼服务视为政府责任的一部分。我国也应该在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的同时,尽快制定托幼服务发展规划和配套政策法规,出台托幼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和托幼服务机构设置管理办法。

代号老二、老三和老四的三名大汉,离得中心处的那座建筑物最近,自然是当仁不让地冲进了里面。时至此刻,早已忙活完毕立于一侧的店伙计,弓腰之中,冲着斗篷客洋溢着笑意说道:

  主演新剧东方卫视热播 为找新鲜感故意诠释“非典型”父亲
  张国立:演“亲爹” 不怕“争议”找上门

  就在一批风口浪尖的中青年演员“人设”纷纷崩塌的当下,65岁“高龄”、“红了一辈子”的张国立反而越走越稳:包括《声临其境》《我就是演员》等多档口碑综艺都请其做定海神针,眼下东方卫视热播剧《我的亲爹和后爸》再度出镜演技担当。

  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,谈到当下演艺圈“人设先行”的风气,身为前辈的张国立语重心长:“做人有做人的道德,职业有职业的道德,只要你遵守,出不了什么大事。但如果说刻意要制造什么‘人设’的话,反而会顾此失彼 ……技巧的事不要着急,是个熟能生巧的事。你热爱它,好好在这方面用心,演技早晚会提高的。”

  原定演儿子

  阴差阳错挑战争议老爸

  生活里,张国立深受观众喜爱,在娱乐圈人缘也极好,可以说多年保持着“零差评”,但在演戏时,他却为了找新鲜感故意迎着“争议”而上,《我的亲爹和后爸》就是例子。该剧讲述的是张译饰演的教授李梁和生父、养父之间的故事,张国立扮演的生父李易生,是个打扮时髦又玩世不恭的老年人。剧中,李易生早年为了实现“发财梦”抛妻弃子,几十年后回到儿女们身边,不但没有丝毫愧疚之心,对待儿女也不改算计的本性,靠“打分”评定儿女对待自己的态度,来选择谁更适合继承家产。

  对于这个“非典型”的父亲形象,张国立料到角色可能会不讨喜,引起观众争议。 他透露,这其中还有个儿子变老子的插曲。

  “当时赵冬苓写完这个剧本的时候,名字叫《我是你爸爸》,原来是想让我演这个儿子的,然后请岁数更大一点的演员来演我现在演的这个爸爸。后来大家发现我太老了,就觉得我演不了儿子,后来我们就一直寻找更合适的演员。这个戏原来是想让我来当导演的,可是后来一直因为演员的档期等种种原因,估计是演员一直定不下来,不拍也不行,那怎么办呢,大家就说你演这个爸爸吧!其实我觉得我演这个后爸,是最合适的一个角色,可是大家觉得那样没有突破,希望我能够去突破一下。然后和李建义老师来比呢,建义老师更符合后爸的要求,于是我就心想:行,那我就引起争议一把吧,果不其然,争议挺大的。”张国立乐呵呵地说。

  从儿子改爸,张国立坦然接受,“没有什么不服气的”;同作为父亲,张国立对于李易生的许多做法都不太认同,但他仍对剧中这位父亲感同身受:“李易生这个人一辈子玩世不恭,但岁数大了决定回到儿女身边,是他一直有个结没有解,他觉得对不起孩子。”

  没过十五已开工

  爱做正经事不服老

  剧中的李易生不服老,张国立本人也是“劳模”依旧。过去的2018年,上综艺拍影视剧,当制片人做主持人,眼下没到正月十五,他已经开工拍戏了。至于为什么这么喜欢“折腾”,张国立笑言:“我越来越忙了,也是不服老。其实我不是折腾,我干的都是正经事,是我应该干的事,李易生干的都不是正经事,李易生一辈子都在做着一个发财的梦,他到处去折腾的时候他一直都想改变他自己,他想做一个有钱的人,而我做的都是我本行里头的事。我是属于到现在没有学会说不,别人一来找我,一说多么喜欢,大家怎么样,我经不住这种甜言蜜语和别人夸,别人一说您是最好的,那我就去吧,这是我的弱点,但我不折腾。”

  张国立还透露,自己保持精力的秘诀是专心,“当我做得很累的时候,我只要好好睡一觉,第二天又有精神了,因为我没有太多分心的事,就能保持精力充沛。有的人事太多了,或者是烦心事太多了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杨文杰

“交流亲近我看就算了吧,什么翘楚俊杰,我看也有一些名不副实!”顾云淡淡的说道,语气中有几分不屑,显然对于无名不太认可。“除此之外,你还指派他人祸害现场,伪造嫁祸于酆都,茅山两派,你这又是什么居心?”酆都郾金派掌门酆城子,茅山捉鬼派掌门方良,怒目呵斥道。两人一直怒于五岳修真盟的压力不敢揭发此事,此行本就有此目的,此际居然有蜀山派为其出头,这种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了。天色即将擦黑之时,斗篷客策马直行之中,忽地看到在前方山路转角之处,赫然出现了数栋木质建筑物,建筑物的外围环绕着一圈松松垮垮不太整齐的木栅栏,显得十分随意和开放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ivideopro.com/2019-02-11/81192.html